中国足球反赌风暴十年:大佬们表现“突出”集体减刑

原标题:中国球反赌风暴十年:大佬们表现“突出”集体减刑

中国球反赌牵出腐败窝案 南勇杨一民遭传讯

“下一步我准备领她出去旅旅游,走一走比较大的城市,去趟铁岭,度度蜜月。”

当1999年春晚舞台上响起这句时至今日仍被人们津津乐道的名言时,或许人们没有想到,在日后这会是国人关于铁岭最鲜明的两大记忆之一。而有关这座“大城市”的另一片记忆,却沉重得多……

反赌十年

2009年10月16日,本是寻常秋日里的一天。对于早已名满全国的“大城市”铁岭来说亦然。但将这时间与地点联系起来,敏感者总会感觉到一丝不寻常。

尽管最终横扫中国足球的那支反赌团队被命名为“8•25反赌专案组”,但一切行动的开端,是从2009年10月16日原广东雄鹰总经理钟国健被警方控制所开始的。那场从南粤“登陆”、进而波及至全国范围的反赌扫黑风暴,到如今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

那年年初,南勇升任足管中心主任。他曾公开表态:“反赌扫黑,希望司法机关强力介入。”同年四月,足协副主席杨一民顶替了高升的南勇,出任中超公司董事长,堪称意气风发。

他们的前任谢亚龙,彼时则稍显落魄。“叉腰肌”成为当时的网络狂欢,更有段子说,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阿根廷人梅西都“喊出”了“谢亚龙下课”。北京奥运会后他前往国家行政学院学习,而后在2009年调任中体产业集团任董事长。

然而无论是风光或是落魄,在他们日后的经历面前,那都算得上是他们最后的“荣光”。

2009年初,新加坡警方因涉嫌操控球赛、赌球,对一个名叫王鑫的中国人发布红色通缉令,要求中国警方协助抓捕王鑫。当年4月份,辽宁警方抓获了王鑫。正是从王鑫身上,牵扯出涉及中国足球更深层的操纵比赛案件,于是,“8•25专案组”成立。

展开全文

2011年12月20日,中国足坛“反赌扫黑”案人数最多的一次审理在辽宁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图为原陕西国力俱乐部总经理王珀被带出法庭,法庭并未当庭宣判。王珀被公认为是这次公安部门反赌风暴的核心人物。

先是从广州而起的南粤足球“地震”,第一个“大佬”、在赌球圈内有着“通天教主”之称的山西路虎队总经理王珀被挖出,而从他身上专案组收获更多,以至于与后来落网的众多“大佬”相比,王珀变得不值一提,也渐被人们忘记。

那些众多的“大佬”中,就包括南勇、杨一民,和谢亚龙。

2009年的中超颁奖典礼上,还是足协掌门人的南勇亲手给公安部颁发了特别贡献奖。转年初,欣然接受了该奖项的公安部宣布,南勇、杨一民、张建强三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反赌扫黑这把火正式烧进了中国足球体系的高层和内部,“特别贡献”实至名归。

2012年4月25日,中国足坛反赌扫黑系列案重头戏之一的南勇案在辽宁省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经过一天的审讯,下午18点10分左右,中国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原主任、中国足协原副主席南勇被押送回警车。从法庭到警车的路上,南勇始终面带微笑,还不时回头与警察交谈。

几个月后,“金哨”陆俊沦陷,这把火圈延展到更大范围。但这仅仅是大鱼出水的前序。

半年沉寂后,2010年9月波澜再起。公安部治安管理局9月12日证实,原中国足协副主席谢亚龙等人已被立案侦查。与谢亚龙一同被“烧到”的还有前国足领队蔚少辉,根据后来的调查,在他担任国足领队期间,许多球员为进国家队,都曾对他进行贿赂,他合计收受贿金123万余元。

腐败蔓延至国家队,也蔓延至国脚。四大国脚申思、祁宏、江津、李明相继被警方带走。

2012年4月24日,丹东,反赌扫黑再开庭,谢亚龙受审媒体高度关注。图为谢亚龙抵达法院。

那时候的中国足球就像一根椽木,被刮掉了一层层粉饰的油漆,露出的是无一完好的腐烂躯体。

这些提到的名字,只是其中的“代表”,实际“落马”者远不止如此。来不及唏嘘,时人愤慨之余大概又会想起春晚小品中浓郁东北口音的经典一问——

“下来了?因为啥呀,腐败了?”

囹圄十年

反赌十年,或许再提及往事,大多数看客对于这段历史的品味都更如一段演义一般。随着时间流逝,记忆变淡。但冥冥中,总有些事,会发生在他应该发生的地方,触发一些不该忘却的记忆。

2019年初,一张照片流传于不少关心足球的社交账号当中:一位头发花白、面容憔悴,穿着朴素的老者,倚靠在地铁座位上打盹儿。

这张照片流传开来的原因很简单,图片中人神似当年的“金哨”陆俊。

2019年初,疑似陆俊乘地铁照片在网络流传。

中国风暴大佬谢亚龙
上一篇:深足主帅:2外援缺阵刘奕鸣回避 面对恒大仍争胜
下一篇:李铁:天海很有实力没表现出来 希望给年轻球员机会